1. <rp id="prqgu"></rp>

      <source id="prqgu"><mark id="prqgu"></mark></source>

    1. <source id="prqgu"></source>

      <u id="prqgu"></u>

      <b id="prqgu"></b>

      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協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 / 政務公開 / 新聞動態 / 青海要聞

      中國夢 青海情——幾位“青海人”的奮斗故事

      來源: 青海日報    發布時間: 2019-10-01 09:30    編輯: 陳悅         

      親歷盛世何其幸也

      ——九旬老人憶新中國成立70年

        講述人:趙仰侖

        整理:趙靜

        今年91歲的趙仰侖老先生,精神矍鑠,談笑風生。面對記者采訪他感嘆道:“回想新中國建成70年所經歷的道路是何等的壯麗輝煌,又是何等的艱辛。我終于看到了祖國的繁榮和富強,這又是何等的幸運啊!”趙老先生的講述脈絡清晰,將我們的思緒帶入歷史和老先生的人生軌跡。

        親領學生賀解放

        1947年,我從國立西寧師范畢業后,成績優秀,被留在國師三部任教。1949年9月初,我們迎來了中國人民解放軍。9月18日,我帶領學生參加西寧人民慶祝西寧解放的大會。

        10月1日,我和學生一起聆聽毛主席在天安門上莊嚴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我和學生一起歡唱:“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么響亮……”。那時我是何等的激動,我為自己終于成了國家的主人而自豪。

        “民大”學習夯實力

        1950年2月,我被省軍管會選送去西北人民革命大學(簡稱“民大”)學習,其前身是延安大學,由當時的陜西省委書記馬明方任校長。

        記得我在國師快畢業時,正值解放戰爭時期,我們曾偷偷問過剛從新疆調來的陳希夷老師:“共產黨要干啥?”他說:“共產黨就是要發動勞苦大眾,推翻剝削階級的反動統治,建立一個一切生產資料歸公共所有,沒有剝削,沒有壓迫,自由平等,和平民主幸福的共產主義社會。”當時我就想,那該多好啊!從那一時刻我就憧憬著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民大”的學習,更加堅定了我的這一夢想。

        第一條紅領巾系到高原兒童胸前

        1950年9月,我從“民大”返回西寧后,仍回青師二附小(原國師三部)工作,并在該校建立了團小組,隸屬于團省工委領導,當時團省工委書記提出:“要把少年兒童隊的建立,作為團在小學的重點任務。”

        我們在青師二附小(現西關街小學)建立少年兒童隊,在高年級學生中選拔十名最優秀的學生,發展為第一批少年兒童隊員。當我把第一條紅領巾系在高原兒童胸前,舉起右手帶領他們在隊旗下莊嚴宣誓:“要做共產主義接班人”時,我的心在跳動,我覺得我為新中國的建設做了一件十分有意義的事。

        為共產主義教育事業奮斗終生

        1952年底,我被調到女師二附小(西寧七中的前身)擔任校長,同時籌建青海省實驗小學。第二年開春,青海省實驗小學正式掛牌成立,我被任命為第一任校長。

        建立實驗小學的目的在于取得經驗,推動全省的小學教育工作。學校改革實驗的重點放在課堂教學上。在教學方法上,提倡啟發式,廢止注入式;在教學過程上,學習前蘇聯的“五個教學環節”(組織教學、復習提問、講授新課、練習鞏固、布置作業);在成績考核上,學習前蘇聯運用“五級分制”;在教學管理上,開始建立各科教研組,實行集體備課;在教學語言上開始提倡講普通話。

        1954年青海省實驗小學和青師二附小同時移交西寧市政府領導,改名為“西寧市實驗小學”和“西關街小學”。我仍然被任命為西寧市實驗小學校長,在此期間,上級部門曾多次調我到別的單位任職,都被我婉言謝絕了,當時我的想法是,要建設繁榮富強的新中國,必須提高全民的素質和科技水平,要從基礎教育抓起,我決心要為共產主義教育事業奉獻自己的一生。

        發揮余熱做貢獻

        1957年我被劃右派,受盡苦難。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我的冤案終于得到了平反改正。但我已年過半百,垂垂老矣,然而我仍懷著一顆感恩之心,不用揚鞭自奮蹄,發揮余熱做貢獻。

        1976年西寧城西區率先成立了教研室,指派我擔任教研室主任。從此,我就承擔起培訓教師的任務,我的足跡踏遍了青海的山山水水,為教育教學做指導。1987年,我應聘擔任青海省中小學教師高級職稱評審委員會首屆評委,評出中學高級教師近500余人。

        1984年,我被調到青海教育科學研究所編寫《青海教育年鑒》。1985年退休后,我參與《當代中國·青海卷·教育章》《青海省志·教育志》、以及《青海教育史》等書的編撰工作。

        2017年是我從事青海教育整七十周年,就在這一年,我整理出版了40余萬字的回憶錄——《逝去的歲月》,搶救了人們即將忘記,但又不該忘記的歷史。

      青海,我已融入這片土地

        還未入冬,高原的清晨已經寒氣逼人。

        一大早,青海中利光纖技術有限公司總經理謝康已經來到了公司。來青6年,他一直堅持住在離公司最近的宿舍,不是舍不得在青海買房,而是覺得這是離公司最近的住所,能來得及處理公司的一切緊急事務。

        “只要在公司,每天他都會去車間兩個小時,在這段時間內除了技術生產的相關事務,其他事情都得排第二位,而且他和我們談論最多的就是企業和技術。”企業員工說起對這位總經理的印象。

        也就是謝康幾十年如一日的堅守和付出,帶領中利光纖突破一項項技術難關,拿到一張張科技專利,成為行業內首屈一指的高新技術企業,更成為青海綠色產業鏈上的重要一環。

        “我是懷揣夢想來到青海的,來青海也是想證明自己,這里雖然是高原,但我要的就是挑戰與‘攀登’!”謝康說。

        剛到青海,謝康除了青海湖,以及這里的“高與寒”,其他一無所知。從江南水鄉來到高原的他不僅要克服自己的身體不適,還要帶領企業技術團隊克服設備的高原反應。

        高原氣壓低,致使動力設備功效下降,以及青藏高原氣候干燥,易產生靜電,影響產品的強度等問題迎面而來……但正基于此,2016年開始,謝康針對光棒生產進行技術改進和技術創新,開始挑戰自己,倒逼企業邁步。

        除此之外,讓他沒有想到的是當地技術人員的匱乏和當地配套企業技藝的落后,有時一些簡單配件的焊接都無法滿足企業的要求。

        “雖然來到青海并不是一帆風順,但是通過和當地政府的溝通以及和當地員工的交流,慢慢發覺青海政府是真正地為企業服務,當地百姓更是淳樸、耿直、熱情,我越發喜愛青海,這一變化從口頭語的你們青海早已變成了我們青海。”謝康談起自己對這里情感上的變化。

        6年前,企業招不到合適的技術工人,他決定就地取材從零教起;找不到合適的本地配套企業,就用外地加工好的產品與本地企業溝通,慢慢培養……

        6年后的今天,企業中層、技術骨干都是本地培養起來的人才;企業形成了本地小的上下游圈子,培養多個品質過硬,技術要求精的本地企業。也就是這些培養起的人才通常會被同行高價“獵聘”,而這些企業更因為自身技術過硬打開了市場。

        站在湟水河人行綠道邊,謝康感慨著青海的變化,也感慨自己的付出:青海人文素養提高,自然環境優美,宜居宜業宜游;而企業在青海工業大環境下技術不斷提升,競爭力逐步加強,未來指日可待……

      西寧人民公園建設往事

       

        “隨著歲月的更迭和時光的變遷,曾經發生在身邊的許多激蕩人心的事情已漸漸鮮為人知。有些事情雖小,但折射出的是我們黨帶領干部群眾不畏艱難困苦,不懈拼搏進取的精神。銘記這些歷史,是為了繼承黨的優良傳統,更好地建設我們的家園。”

        提起建設新青海的歲月,年近80歲的省廣播電視局退休干部李西安向記者講述了自己親歷的一件小事,那就是廣大干部群眾建設西寧人民公園的火熱場景。

        五六十年前,省委省政府在調研的基礎上,認為西寧已是一個四五十萬人口的城市,不能只有一兩個公園,要新建一個公園,讓人民群眾在生產勞動和工作之余,有一個休息、游玩、看花賞景的地方。

        新公園園址選在了湟水河的南岸。鑒于當時財力有限、物資匱乏,省委省政府要求因地制宜,動員和組織機關干部義務勞動,參加修建公園工作。

        “當時大家都積極主動報名,要求參加義務勞動。”李西安老人回憶,在那激情燃燒的歲月里,青年人更是處處走在前面,把能參加這次義務勞動,當作砥礪自己革命意志、鍛煉自己的一次好機會,看作是自己的光榮使命。

        按照公園建設規劃,園內需要修建一個人工湖。因條件所限,工地上沒有一臺施工機械,全靠人力來完成,但是大家熱情高漲,勁頭十足,挖土的挖土,裝筐的裝筐,抬筐的人更是來來往往,一派熱火朝天的忙碌情景。

        李西安當時任職的省廣播電臺負責開挖人工湖的西北角。臺領導、編輯記者、播音員與技術人員凡是能抽出身的都參加了義務勞動。每天清晨7時半由單位出發,步行到達工地,即刻投入緊張的勞動。中午時分,單位唯一的一輛小汽車會送來飯和水,每人兩個饅頭、一缸子開水,邊吃邊休息,休息過后接著干,直到下午5時多收工。

        “就是憑著一股不怕苦、不怕累,頑強拼搏的精神和一顆火熱的心,在短短十多天時間里,我們就用自己的雙手挖出了一個寬闊浩大的人工湖雛形。”李西安老人自豪地說。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僅從西寧人民公園的發展變化來看,就無不體現出我們黨初心不改,想人民之所想,謀人民之所謀的為民情懷。”身經巨變,李西安老人感慨道。

      譜寫鹽湖科技發展新篇章

        巍巍昆侖山,潺潺三江水,一片片激蕩的鹽湖開啟了青海以資源謀發展的序幕。

        1986年,“七五”期間國家提出“青海鹽湖提鉀和綜合利用”科技攻關項目,這是青海省第一個國家級重點科技攻關項目。當時,我國急需鉀肥,國家計劃委員會和國家科技委員會為配合這項重點工程建設,抽取鹽湖相關行業的科研人員組成青海科委鹽湖提鉀辦公室。當時在格爾木青海地質一隊工作的吳蟬也因為鹽湖專業出身而被借調到青海科委鹽湖提鉀辦公室。

        “當時全國有100多家單位、500多名科研工作者參加了這項重點工程建設,這為青海鹽湖資源的開發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吳蟬說,“1986年的時候,我們的技術還不夠成熟,由原化工部連云港設計院設計的青海察爾汗鹽湖一期工程20萬噸/年KCl鹽田設計,在之后的七八年間都不能完全達產。到了九十年代,50萬噸/年KCl鹽田設計我們能做到當年設計、當年建成、第二年達產。現在新工藝更是不斷升級,最近兩年的100萬噸KCl項目讓我們這些科技工作者與有榮焉。”

        翻開1991年3月28日的報紙,可以看到關于“青海省第一個國家級重點科技攻關項目——青海鹽湖提鉀和綜合利用在北京通過驗收。該項目中有7項達到國際先進水平,3項達到國內領先水平,2項達到國內先進水平,5項填補國家空白”的報道。這是吳蟬他們用自己的青春譜寫的鹽湖科技發展的新篇章。

        吳蟬說:“我是一個青二代。我的父母在上世紀五十年代響應國家支援大西北的號召,從上海來到青海,在青海生了根。我也同樣扎根在青海,1982年大學畢業后去了格爾木地質一隊,雖說是分配,也是我個人的意愿。”

        在格爾木地質一隊,吳蟬從事的是鹽湖地質勘查工作。5年間,他從基層科研人員一步步成長為分隊長、技術負責。談起當時出野外的工作生活,吳蟬說:“當時我們從格爾木到冷湖要在大卡車上晃兩三天,通訊靠的是電報,定位靠的是羅盤,住的是帳篷。”吳蟬他們與惡劣的自然條件頑強斗爭,創造了一個個寶貴的精神財富。

        時代激蕩著夢想,一代又一代科技工作者為青海科技發展注入堅韌和力量,讓前行的腳步更加有力、愈發鏗鏘。

      做好本職工作就是最大貢獻

        9月26日下午,陽光明媚。見到西寧特殊鋼股份有限公司安全環保處處長劉治權時,他剛從轉爐車間檢查完回來。他一邊從頭上摘下安全帽,一邊說,馬上就到國慶節了,安全環保工作事關重大,我不能只在辦公室里管,一定要到基層一線去,才能掌握最真實的情況。

        在公司干了將近30年,劉治權這名老職工,也已經從一名一線煉鋼工人轉變成了安全環保的監督者。雖然已經身處管理崗位,可他對工作認真負責的態度絲毫不減。

        劉治權4歲那年,就跟著支援“三線建設”的父親來到了西寧。1990年,18歲的劉治權從西鋼技校培訓畢業后,聽從了父親的意見,走上了煉鋼爐臺。在當時“老三期”的裝備條件下,設備自動化程度低,煉鋼操作完全憑借經驗。漸漸地劉治權對學習和掌握煉鋼專業知識的興趣日益有加,滿腦子想的都是怎么樣才能多出鋼、出好鋼。

        1994年劉治權當班長僅三個月,就與全班同志一起創下了1小時40分鐘煉出一爐鋼的新紀錄。就這樣,劉治權冒著高溫、頂著粉塵,面對強電磁場的威脅,一門心思全撲在煉鋼上了。1998年又與全班同志創下年生產鋼725爐,超產1200噸的記錄,并無一爐質量廢品。

        1999年,康斯迪電爐即將在公司建成投產,在組建第二冶煉工段時,劉治權又被調到這個新崗位上。公司派劉治權前往意大利學習康斯迪電爐冶煉技術,在理論考核中獲得優秀成績。回國后,公司又組織了所有康斯迪電爐人員的培訓,劉治權既當老師又當學生,學習筆記就寫了30多萬字。

        也是在這一年,劉治權獲得了全國勞動模范的榮譽稱號。“獲得這項榮譽,離不開單位領導的栽培,也有我努力工作的原因,感覺很受鼓舞。”說起當時的情景,劉治權還是有些激動。

        無論在哪個車間,無論在哪個崗位,劉治權始終立足崗位熱愛工作,不怕苦、臟、累、險,十幾年如一日。

        “認真做好本職工作,就是對企業最大的貢獻。”劉治權經常這樣說。

      从后面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