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rp id="prqgu"></rp>

      <source id="prqgu"><mark id="prqgu"></mark></source>

    1. <source id="prqgu"></source>

      <u id="prqgu"></u>

      <b id="prqgu"></b>

      中央人民政府網站  |  省委  |  省人大  |  省政府  |  省政協
      您的位置: 青海省人民政府網 / 政務公開 / 新聞動態 / 青海要聞

      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

      來源: 青海日報    發布時間: 2019-10-01 09:30    編輯: 陳悅         

        家是國的基礎,國是家的延伸。今天的中國,繁榮昌盛,國泰民安;今天的青海,始終與祖國共命運、與時代同發展,經濟和社會發展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七十年來,伴隨著國家改革開放的發展和變化,每一個青海人的命運時刻與祖國同頻共振。采訪中,我們尋訪到出生在不同年代的普通干部群眾,讓他們講述普通人眼中的新中國、新時代、新青海的發展變化,展現出普通人的家國情懷。史書萬卷,字里行間皆可見“家國”。讓愛家和愛國統一起來,用最真的情感流露,最深的精神觸動,才能夠讓家國情懷在每一個人的心中凝聚更強大的力量,書寫大美青海新的篇章。

        我和家國共成長

       

        位于德令哈市中控德令哈50兆瓦塔式光熱發電站內,聚光集熱主操沈玉光正在電腦前緊盯著各項數據確保設備運行正常。

        1994年出生的沈玉光已經是一個一歲孩子的父親了。“有了孩子后,讓我成熟了很多,只要一回到家看見孩子天真的笑臉,工作上的事兒再忙再累也都不算什么。”談及自己的家庭,沈玉光臉上始終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家住德令哈尕海鎮的沈玉光家祖祖輩輩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如今的他在高新技術企業從事著核心管理工種,擁有一份不錯的收入。這一切,除了他自己的努力奮斗之外更離不開黨和國家的扶持。

        “我們家在農村算條件一般,職校剛畢業時,還擔心將來的就業,后來學校幫我們聯系了實習單位,在那里鍛煉了三年后才來到了中控。”用沈玉光的話說,如果不是德令哈經濟發展的這么快,有這么多高新企業在這里建廠投產,他可能畢業后回家就種地了。

        如今,沈玉光在德令哈市買了房子,一家三口其樂融融。沒有國哪有家,沈玉光說,現在的幸福生活都離不開祖國的繁榮穩定,讓他從一個“農村娃”成為了一名受人尊敬的企業技術人員。

        的確,祖國的日益強大繁榮富強讓無數個沈玉光改變了自己的命運擁有了實現夢想的機會。展望未來,沈玉光說:“首先就是經營好自己的小家庭,無數個小家匯聚成國家,我們小家過得好祖國才能更加繁榮富強;其次就是努力工作,爭取為祖國貢獻更多更好的清潔能源,不論是我們的小家還是國家都能越來越好。”(馬振東)

        黨是太陽暖人心

       

        走進海南藏族自治州貴德縣河陰鎮城西村馬福奎的家中,在寬敞的房屋內,生活用品一應俱全,這見證了一個小家,從貧窮逐步走向富裕……夫妻倆在廚房里忙碌,而孩子們正在寫作業,此情此景展現著一個家庭的溫馨。

        對于脫貧的馬福奎來說,他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自食其力過上了幸福的日子。這讓他對未來充滿期盼,臉上也透露出一種自信。

        2015年,馬福奎家被評為建檔立卡貧困戶。2017年,他貸了4萬元的“530”無息貸款,加上每個人6400元的產業扶持資金,購買了6頭牦牛。

        “我開始因為不懂養殖技術,牛飼養了幾個月,卻越養越瘦。隨后,請獸醫來指導后,重視引進種牛、防疫、飼養、銷售等環節,逐漸在育肥牛羊領域摸索出經驗,掌握了一套科學的養殖技術。現在,越養越得心應手了,從原來的6頭發展到了現在的20頭。”

        馬福奎靠著在市場上出售牛羊肉,一年可以賺4萬元,加上低保收入、殘疾人補貼、養老金等資金,他于2017年底順利脫貧。

        如今,他還帶動村民一起搞養殖跑運輸。

        馬福奎說:“如今,我家依靠駐村工作隊的真幫實扶,靠著自己勤勞的雙手,實現脫貧了。我想,黨的政策這么好,我更要努力靠自己的雙手去致富,抓機遇,闖市場,讓媳婦、孩子過上更美好的生活!”(欒雨嘉)

        期待生活越來越好

       

        豐收的葡萄。記者羅珺攝

        在這個收獲的季節,海東市平安區白沈溝富硒果蔬種植示范園里的七百多個溫室大棚里一派豐收的景象,各式各樣的水果和蔬菜不斷運出,更有不少從西寧專門跑來的顧客,拿著小籃子采摘蔬果,也頗有一番趣味。

        其中一個葡萄大棚里,一串串晶瑩剔透的葡萄已經成熟,紫紅色一片。今年56歲的林順花正彎著腰查看葡萄的長勢和修剪枝葉,“今年的葡萄長得好呀!”林順花露出欣慰的笑容。“現在想吃的水果都能自己摘新鮮的了,變化發展真大呀。”

        林順花從1996年開始干農業,2017年退休,之前在平安區農業農村科技局當科技特派員,每天都會鉆進各種大棚指導技術。從2002年開始,單位要求職工帶領農戶種植大棚,林順花便承接了20個大棚,從此過上了“大棚生活”。

        “那時候的大棚墻體薄,蓋的草簾子還得人工拉,空間又小又低,溫度上不去,夏天就種一茬菜,冬天也只能種抗寒的油菜和粗菜,如果有霜凍連收成都沒有,一個棚每年最多才有三千元的收入。”林順花回憶。

        短短幾年間,大棚也在發生著變化,厚實的墻體,新型材料的保溫棉被,全機械式控制。隨著基礎設施的改進,棚里引進了多個品種的水果和蔬菜,青海的一年四季也有新鮮的蔬菜和水果供應了,人們吃的種類繁多,也健康了許多。

        “那時候能吃上新鮮的蔬果是想都想不到的。”林順花感慨時代的進步,社會的發展,“70年,新中國的發展日新月異,我也期盼著大棚里的葡萄產量豐碩,期盼著老百姓們的生活越來越好。”(羅珺)

        文迦牧場上的笑聲

       

        文迦牧場。記者丁玉梅攝

        從去年夏天開始,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縣三角城鎮海峰村克圖社牧民原本一成不變的放牧生活有了新的變化,這種改變要從村里的一位大學生說起。

        充滿朝氣的力杰,今年雖然只有25歲,臉上顯得有點稚氣,可他做的事一點也“不簡單”。克圖社離青海湖較近,對從小拉馬給游客拍照掙學費的力杰來說,靠著這片美麗的“金土地”,吃“旅游飯”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

        2017年力杰從四川大學畢業,帶著十幾個同學,帶著發展家鄉民俗旅游文化的設想踏上了故土,開始開辟新的人生之路。

        去年,力杰和他的同學們,成立了以藏族游牧文化為主的旅游公司——文迦牧場。來到文迦牧場,大小不一的蒙古包坐落在草原上,這些蒙古包如吊樓般,底下是懸空的。說起這樣做的目的,力杰解釋道:“我們這里離沙區較近,為了防止草場繼續退化,我們將帳篷與地面留出了十幾厘米的距離,冬季牛羊可以繼續享用這些草。”

        文迦牧場有馬匹、草原兔的放牧場,還有湖景帳篷別墅和星空酒店,牧場的這片草原是力杰從牧民手里,以每畝300元左右的價格租來的,當地牧民可以租給力杰的不僅僅只有草場,馬匹、摩托車等都可以出租給力杰。

        村民甘本才讓將自己的草場和馬出租后,又在文迦牧場開了一家小商店,他的妻子是牧場客房部的保潔員,每個月也有3000多元的收入,夫妻兩個放下牧鞭后,靠著文迦牧場,日子過得一天一個樣。

        今年依托文迦牧場,克圖社的30戶牧民戶均增收一萬多元。“我們處在好時代,在黨和國家的關懷下,每個人的生活都有了顯著的變化。明年牧場會從3月份運營,一直持續到11月,到時候我們會帶動更多的人增收。”力杰充滿信心地說。(丁玉梅)

        好時代哺育我成就人生

       

        格桑嘉措正在講授唐卡繪畫技藝。記者公保安加攝

        作為生長在唐卡藝術之鄉熱貢地區的一名畫師,格桑嘉措幾乎見證了熱貢藝術在政府的引導下走出狹長的隆務峽,走向世界的全過程。由此,他在承接畫作訂單和舉辦畫展中獲得了很多次走出去的機遇,如今他靠著唐卡繪畫技藝和多年的扶弱濟困,在熱貢地區的年輕畫師中已小有名氣。

        今年6月初,“格桑熱貢藝術傳播中心愛心公益”第33站在隆務老街開啟,格桑嘉措雇了輛小型貨車,滿載愛心物資,揣著愛心紅包走進了居住在這里的貧困家庭。從2013年至今的6年里,他在公益路上曾走進過83戶貧困戶,29所學校,公益金達到523000元。

        “這錢在你們同仁縣城至少可以買一套120平方米的樓房吧!”面對記者半開玩笑的話語,格桑嘉措只是一笑置之。在隨后的聊天中,格桑嘉措輕描淡寫地說道:“這也算是我回饋社會的一種方式吧!我曾經也在生活上也遇到過很多困難。”

        回想1993年,這個懵懂的少年第一次拿起畫筆之時,為擁有屬于自己的一張草稿紙、一支畫筆或一點顏料,他也曾歡呼雀躍,樂不可支,“別說那時候沒錢,就算有錢,也很難買到成套的顏料。”格桑嘉措回憶道。

        曾經,格桑嘉措精心繪制的畫作鮮有人問津。面對生活的窘困,這對當時的格桑嘉措似乎是莫大的諷刺和打擊。

        十年寒窗,苦練出師。“這些年,有了大的變化,不用你出門,坐在家里作畫,收藏唐卡的人就會找上門來。當然,這離不開政府多年的引導扶持。”格桑嘉措說,“是這個好時代哺育成就了我的人生。為此,我將盡我所能,回饋社會,回饋家鄉,回饋家鄉的熱貢藝術。”

        為祖國守好綠水青山

       

        郭成財在進行抽樣檢測。記者陳曦攝

        在現場進行觀測、采集水樣、將樣本放入器皿等待送到實驗室進行檢測……9月26日,在位于西寧市湟中縣的小南川河老幼堡橋旁,郭成財忙碌著手頭的工作。

        “湟水河是西寧市最主要的河流之一,湟中縣內的水系基本都匯入湟水河,這是其中的小南川河入湟口斷面,我們要在上游就做好監測工作,保障下游河水質量安全。”作為湟中縣環境保護監測站副站長、環境工程高級工程師,郭成財比外人更加明白自己所做工作的重要性。

        郭成財自大學畢業后,就一直在湟中縣從事環境保護監測工作,19年來他從一個普通技術人員變成了站里的總技術負責人,也目睹了近年來生態環境的日益改善。

        “環保事業在這十多年經歷了快速的發展,2006年的時候我們站上剛剛拿到環保監測資質,那時候只能做33項檢測項目,對水、大氣、土壤等的檢測數據都很片面,不能準確地評價污染質量,但現在已經能夠做92項檢測項目,基本能夠客觀準確地反映所監測物的污染程度。”郭成財說道。

        檢測技術的進步讓郭成財工作起來更加便利,但隨著社會環保意識的不斷提升,讓他對環保事業充滿了信心。

        “現在大家都把環保當成一項重要的工作來對待,基本我們轄區的每個企業都有很專業的安全環保部門。不僅如此,環保的理念也被越來越多的人所接受。我們迎來新中國成立70周年,我覺得更綠的山、更清的水就是我們這些環保人能送給共和國最好的生日禮物。”郭成財說。

        三尺講臺顯寸心

       

        多媒體教學。記者王湘琳攝

        1998年7月的一天,從青海省師范大學物理系畢業的才讓德吉走出學校大門,買了一張去往果洛的汽車票,此時她的腦海里浮現出她母親描述的一幅場景:在冰天雪地的班瑪寄校,一群可愛的學生圍坐在火爐旁,讀書聲伴著窗外的風聲飄蕩在草原上,孩子們通紅的臉上洋溢著濃濃的渴望,希望支教的老師能再留一個學期,讓他們學到更多的知識啊。

        才讓德吉的母親退休以前是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瑪縣一個鄉村寄宿學校的老師,她覺得應該為父母曾經奉獻的草原做點什么,顛簸了一天一夜,在凜冽的寒風中,她來到了從未涉足過的果洛草原,眼前低矮的平房,一條街道橫貫南北,行人寥寥無幾。

        果洛州教育局把才讓德吉分配到州藏文中學,當時學校沒有暖氣,沒有食堂,火爐的燃料是在山上撿的牛糞,教師非常緊缺,她一個人每周要帶二十五節課。

        才讓德吉這一干就是十四年。直到2014年她被任命為瑪沁縣第三民族小學的校長。

        “當時新學校教學條件簡陋,教學設施陳舊,教學環境不盡人意。”才讓德吉說。

        一路走來,才讓德吉見證了學校基礎設施和教學條件的不斷完善,學校基礎設施配備齊全,黑板是無塵的白板,班班通了教學平臺,ppt教學軟件廣泛使用,學生的學雜費和課本費免收,家長不再為孩子上不起學而發愁。

        “現在的學校變化太大了,不管是從學校建設的‘顏值’上,還是從教育綜合改革的‘內涵’上。我相信教育的發展將最終實現讓每一個孩子都享受到優質的教育。”才讓德吉說。

        濃厚的家國情懷,強烈的社會責任感。才讓德吉從教二十載,對果洛教育事業的熱愛,她矢志不渝!

        環保使者熱愛源頭環保

       

        才仁曲杰和他的環保協會成員們。記者陸廣濤攝

        隨著三江源國家公園的成立,國家對生態尤為重視,在玉樹這片美麗的草原上,保護生態環境已變得義不容辭。

        才仁曲杰是玉樹藏族自治州雜多縣結多鄉一名普通牧民,從最初撿拾垃圾、清理河邊的廢物等小事做起,對保護環境做著許多力所能及的事,到如今組織了保護環境協會。出生在三江源頭的他對環境保護有著自己深刻的理解和認識。

        “我們靠這片土地吃飯,是這片土地養育了我們,過去因為不重視我們吃過虧,我心里也害怕過,但現在不晚,盡我所能,就得很好的保護起來。”才仁曲杰說。

        而通過協會的成立,也迎來了許多群眾的積極參與,他們中有老人有小孩,這讓才仁曲杰感到欣慰,看著河道垃圾被一點一點撿拾清理,變得干凈舒適,這讓才仁曲杰越干越有勁。

        在日常生活中,才仁曲杰意識到當地居民對傳播保護環境相關知識很薄弱,他開始自己學習,做好功課后,為大家講解三江源對國家和民族的重要性,調動大家有意識保護環境的積極性。

        如今,才仁曲杰與他的保護環境協會越發的有干勁、有計劃。他們還統一了自己的服裝,并將協會的名字印在衣服顯眼位置上,一目了然。環保人員也由最初的15個發展到現在的60個。

        “我們經常坐下來談談自己對未來環境的看法和存在的不足,動員身邊的老人小孩、家人和牧民,一同參與進來。現在協會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大家庭。”協會成員索南曲文說。

        對于才仁曲杰來說,引領更多的人投入到環保的事業當中是一種榮幸,也是一份責任。他靠著一腔熱血和對家鄉的熱愛,他說到了,也做到了。

      从后面插